向街的大門,是沒有意義的,對我,街上沒有可走的路...
沒錯!我就是一隻宅得無藥可救的桃子!!

甜點和電影是最佳的配搭

大自然

超想買的說可是太貴了OAQ難得有機會做成手機殼QAQQ
真的太貴了
太貴了
太貴TAT

【自創】未來 [短篇]

*文筆渣注意
*常理神馬的能吃嗎(・ω・)
*雷者請自重

桃子的廢話:
嗯...這篇可以當作普通的超中二科幻文來看(因為是交給學校老師的www)也可以當作耽美文來看,其實只有少許曖昧的感覺而已(因為這是我趕功課的動力www)所以對大部分人來說應該可以安心食用吧( ´ ▽ ` )ノ
希望你們會喜歡(^ω^)

by 放暑假放high了的桃子

p.s. 題目和名字甚麼的就不要計較啦~

p.p.s 桃子可是一隻學渣...不要問我為神馬植物吸那麼多鈉也能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...而且我已經把此文設定為中二科幻文了,常理神馬的拋棄掉就好了(≧∇≦)

↪️以上皆接受者歡迎往下拉喔~

中午灼熱的太陽狠狠地照射在市區裡...

【真凜】威脅 [第六章]

*腐向BL注意
*OOC注意
*文筆渣注意
*雷者請自重

桃子的反思:那個...真的非常抱歉...一篇文竟然拖了這麼久...不過隨著暑假開始桃子就會宅在家中,更文的速度會快很多的,而且有些文只需要從紙上打進來就可以了...所以請各位不用擔心...

↪️以上皆接受者歡迎往下拉喔~

凜穿了一件淡紅色的襯衫,只解開了頸前的那一顆扣子,露出了突出的漂亮鎖骨和白晢的皮膚。搭了一件深藍色邊的白色中袖毛衣,捲起襯衫的袖子到毛衣的袖邊,露出纖瘦的前臂和細長的玉指。手腕繫了一條深啡淺啡交集的皮革帶子。黑色的緊身牛仔褲把腿上的肌肉表露無遺,卻又沒有那種又脹又硬的感覺,只是緊實得剛剛好的感覺,配了一對泥黃色的某名牌( 才不會是...

櫻花的食物沒甚麼特別...

呵呵昨天累死了呢~
整天都在吃、吃、吃和吃=v=我在黑門市場發現了一樣很奇怪的事情...我竟然只聽到廣東話!!(當然日本人做生意時說的就另計啦)強國人可能不太盛行到那裡去
櫻花真沒有想像中漂亮...可能已經錯過了開花期呢TAT希望明天到京都會見到開得更漂亮更燦爛的櫻花吧( ̄▽ ̄)
而且我們會去天神寺那裡求學業(._.)然後就到日本橋、難波、心齋橋、道頓堀掃手信
☆*:.。. o(≧▽≦)o .。.:*☆
animate!!!!!!還有沿路不少的店鋪呢~超期待的說(≧∇≦)

廢話一則

剛剛才發現原來po文要標簽?怪不得總覺得自己po的文總是與其他的有些不同...也許我要幫我曾經po過的文填回標簽了...櫻花的照片嘛...待會再上吧

大阪之旅 day 1

好吧對不起小的錯了昨晚太夜沒有上載相片而且沒有在飛機上拍雲...我已經不想打字了就在這兒停一停吧
明天/今晚應該會放櫻花照片的喔!!

這度假村的走廊挺帶感的嘛
話說我終於跟表姐坦白了我是變態和腐女的事實,她的第一句回應居然是"妳腐得這麼明顯妳娘親知道嗎?"囧
她居然早就知道了啊 (; ̄ェ ̄)
而且是因為我娘不知情而感到驚訝(¬_¬)
那麼我究竟為神馬要一直隱藏得這麼辛苦啊(╯°□°)╯︵ ┻━┻
不過算吧都已成過去了 / ∇ \

【Toma×Shin】無題 [超超超超超短文]

*腐向BL注意
*OOC注意
*文筆渣渣注意
*雷者請自重
*對話only
↪以上皆接受者請往下拉唄~

「Shin!」

「Toma? 你為甚麼會像個變態ㄧ樣站在人家校門前呢?」

「誒,因為大學的必修科已經上完了嘛,所以就打算跟你ㄧ起去冥土之羊囉―!」

「好無謂的想法喔…」

「不要這樣唄…我們不是情侶嗎?」

「那又怎麼樣!?」

「那我就有義務保護你的安全囉!」

「你好煩!就算有義務也不用連早上都送我來學校吧!」

「但我怕…」

「有甚麼好怕的,怕我遇到綁匪嗎?」

「這當然也是我其中ㄧ樣我擔心的事…」

「…那你究竟...

【真凛】威脅 [ 第五章 ]

*腐向BL注意
*OOC注意
*文筆渣渣注意
*雷者請自重
↪以上皆接受者請往下拉唄~

『這個星期六上午十一時正在岩鳶站前等你喔~真琴』凛一覺醒來就收到了這封短訊。

「怎麼這麼早就起床了啊…不會睡眠不足嗎?」剛睡醒的凛濛濛瀧瀧地看着屏幕顯示的發訊時間嘀咕到,他呆坐在床上ㄧ會兒才揉着眼睛,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間,朝着洗手間的方向進發。

昨晚凛跑回家中,洗過澡冷靜下來後打算直接上床睡覺,但在床上滾了好久都不能完全入睡,不停在床上獨個兒翻滾和胡思亂想,害自己到凌晨時分才能安心入睡。

「這混蛋…居然害我損失了那麼多寶貴的睡眠時間…」凛就算是在刷牙途中,仍然為自己那雙平常...

【真凛】威脅 [ 第四章 ]

*腐向BL注意
*OOC注意
*文筆渣渣注意
*雷者請自重
↪以上皆接受者請往下拉唄~

「那…我現在命令你…」真琴愉快地微笑着。

「唔!怎麼感覺自己好像答應了甚麼不得了的事呢…」凛額上多了幾條黑線。

「嗯...和我在一起吧,凛。」真琴故作(刪掉)認真地說。

「哈?!」這一句話在凛的腦海中無限輪迴着,卻仍然理解不了它的意思。

「我是說,你,松岡凛,要和我,橘真琴成為情侶喔。」真琴貼心地為凛重複了剛剛的話。

「哈?!橘、真、琴…你這魂淡是故意的嗎?!你覺得玩弄別人的感情很開心嗎?你有想過當時人的心情嗎?你…」當凛終於理解到真琴的意思時,心中如預期般浮起了...

【真凛】威脅【第三章】

*ooc注意

*腐向注意

*雷者請自重

*文筆渣注意

「那,好吧,既然是我答應你的,我絕不會反悔…其實…」凛頓了ㄧ頓,以顫抖的聲音慢慢地説出了理由。

「我…離開日本生活後,腦海裡全都是你的身影,我也不明白為甚麼你這個扭曲的人會一直留在我的思緒中…」凛說到這裡,聲音已經慢慢平復下來,而且帶着些許不甘心的語氣。

「我在經歷過這麼多事情後,終於明白我對你存在着一種感情…叫喜歡…」說完以後,凛微微鬆了一口氣,這刻停頓,仿彿在等待着真琴的回應一樣。

「喜歡…嗎?哼,還真是ㄧ個好聽的名詞呢,凛還是一副浪漫主義者的樣子嗎?」真琴毫不留情地諷刺凛的價值觀。(?)

「你這話是...

【真凛】威脅【第二章】

*ooc注意

*腐向注意

*雷者請自重

*文筆渣注意

當我下定決心時,你卻再次進佔了我的生活中,眼裏又浮現出那久違的紫紅色,卻感覺並不是當時熟悉的熱情,反而多了一份冷艷。當初重遇時,你那曾經温柔熾熱的眼神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,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無情卻又哀傷可惜的情感。當年可愛的小鯊魚已經長大,成為了一抹艷麗得令人觸及不到的存在,雖然漂亮而且讓人想去觸碰你,你卻露出兇惡的利齒警告着想要接近自己的陌生人離開。

糟糕了,怎麼感覺心裡有ㄧ種蠢蠢欲動的慾望又再次被這人給挑起了…好想征服你,把你據為己有…

第二晚,真琴收到了一個令他詫意的短訊,上面寫着的内容普通不過,只是問他現在有沒有空到附近的一個海灘...

【真凛】威脅【第一章】

*ooc注意

*腐向注意

*雷者請自重

*文筆渣注意

真琴視角

我一直都不敢將自己的感情透露於人前,怕別人會因為我心裡的任性而跟我保持距離。

我害怕孤獨ㄧ人的時候,覺得空虛得很,所有人都拋棄了那個任性的我。呐,不如做一個所有人都不討厭的面具吧,就這樣把醜陋的自己藏在漂亮的面具下,把這個討人喜愛的面具牢牢地帶在我的臉上,那就不用面對一種名為「孤獨」的情感了。

從我決定掩飾自我後,師長們都說我成熟可靠,偶爾也會叫我恃着小孩子的身份任性ㄧ下。可是,我明白的,大人的世界經常會出現口是心非的情況,嘴上說着小孩子應該可以隨意地表達感情或意見,心裡卻認為小孩子應該要更自立,要多為人設想。...

© 腐爛桃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